廣州市聯杰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咨詢熱線020-86541139
法規及案例REGULATIONS AND CASES
法規及案例

實用新型專利侵權糾紛案件評析

發布時間:2016-08-20       游覽數量:2659


【要點提示】

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的內容,但不能將僅在說明書或者附圖中描述而在權利要求中未記載的技術方案納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在后的專利技術是對在先的專利技術的改進或者改良,它比在先的專利技術更先進,但實施該技術有賴于實施前一項專利技術,因而它屬于從屬專利,實施從屬專利而未經在先專利權人的許可,實施了在先的專利技術,則構成對在先專利權的侵害。在進行現有技術對比時,只能用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與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的全部技術特征進行對比,不能用兩項或者兩項以上現有技術方案的組合與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的全部技術特征進行對比。在確定侵權人應承擔的賠償數額時,既要保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又要鼓勵技術創新。


【案例索引】

一審: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1997)南市經初字第57號(1999年12月27日)

二審: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0)桂經終字第99號(2000年5月16日)

再審: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7)桂民再字第30號(2007年9月17日)

再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0)粵高法審監民再字第44號(2010年11月8日)


【案情】

申請再審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原再審申請再審人):程潤昌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原再審被申請人):合鑫實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合鑫公司)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原再審被申請人):龔舉東,原合鑫公司經理

1990年4月10日,程潤昌就其發明的“裝有翻卷式密封套的不泄漏閥門”技術向國家專利局申請專利,國家專利局于1991年4月3日授予其實用新型專利權,專利號為90204724.8。該專利權利要求為:一種裝有翻卷式密封套的無泄漏閥門,由閥體1、閥蓋2、封頭3、翻卷式密封套4、蓋帽式操作環5等組成,其特征是:閥體1的側端孔外罩有蓋帽式操作環5、閥內裝有翻卷式密封套4。

龔舉東于1994年5月19日就“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技術向國家專利局申請專利,國家專利局于1995年4月19日授予其實用新型專利權,專利號為ZL94212278.X,該專利權利要求為:一種隔膜切斷式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包括閥體1、密封膜2和閥桿3組成的閥芯以及旋柄4,閥體1上的進水口和出水口呈直角位置狀設置,其特征在于:閥體1內的出水腔壁外圈為進水腔,出水腔和進水腔上方同軸線設置著圓筒腔,導向套6套裝著閥桿3配裝在圓筒腔內,固裝在閥桿3前端面上的密封膜2,以膜面封堵閥體1出水腔端口,密封膜2的圓邊被導向套6的底端面壓封在閥體1進水腔的圓端面上,閥桿3體側壁上的凸塊卡裝在導向套6內壁上的軸向導槽中,旋裝在閥體1圓筒腔端口上的緊固環5壓緊著導向套桿3上端部位的螺紋段配裝,旋柄4罩套著閥體2的圓筒腔,止退環7旋裝在旋柄4的端口上。

合鑫公司是于1994年6月經工商部門登記成立的企業法人,法定代表人為龔舉東,至1998年8月該公司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秦金榮。合鑫公司稱其從1994年6月開始生產銷售“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至1998年底已生產了大概300萬套,每套生產成本2.5元,售價3.8元。

程潤昌認為合鑫公司生產銷售的“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與其專利技術相同,遂于1997年2月24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合鑫公司、龔舉東停止侵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316萬元。

1996年3月13日,程潤昌就龔舉東的“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實用新型專利向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申請宣告無效,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于1999年1月13日作出了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決定維持龔舉東該專利權有效。1997年3月25日,合鑫公司就程潤昌的“裝有翻卷式密封套的不泄漏閥門”實用新型專利向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申請宣告無效,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于1999年3月22日作出了第1297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決定維持程潤昌該專利權有效。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一審法院就合鑫公司生產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與程潤昌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是否相同或等同問題,委托中華全國專利代理人協會專家委員會進行技術鑒定,鑒定結論為合鑫公司生產銷售的“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與程潤昌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不相同亦不等同。


【審判】

一審法院認為:合鑫公司生產銷售的“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與程潤昌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不相同亦不等同,不構成侵權,程潤昌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遂判決駁回程潤昌的訴訟請求。程潤昌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認為,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在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中認定,程潤昌涉案專利與龔舉東的“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實用新型專利技術相比,兩者在結構特征上有明顯區別,后者在結構上具有四項特征,前者只有一項結構與后者存在關聯相對應,缺少了后者另三項結構特征,后者比前者具有新穎性和創造性。由此可見,龔舉東的專利并不重復也不從屬于程潤昌的專利,兩者有本質的區別,合鑫公司使用龔舉東專利技術所生產銷售的水龍頭的技術方案與程潤昌的專利技術方案不相同亦不等同,合鑫公司、龔舉東不構成侵權。二審法院遂判決駁回程潤昌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程潤昌不服二審判決,向原終審法院反復申訴,該院裁定對本案進行再審。該院再審認為: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在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中認定,龔舉東的94212278.X號專利權利要求1相對于程潤昌的90204724.8號專利及程潤昌所列舉的《閥門設計手冊》組合構成的現有技術中同類產品在結構上有明顯區別,并非是簡單地將兩者的結構疊加形成,而是在程潤昌專利的基礎上引人《閥門設計手冊》中的設計思路重新構思而形成的一種新型的具有較長壽命、操作靈便、成本不高的改進水龍頭。故龔舉東專利的權利要求1所限定的本專利以及對權利要求1進一步限定的權利要求2相對于程潤昌的涉案專利及《閥門設計手冊》組合構成的現有技術具有實質性的特點和進步,而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并未作出龔舉東的專利是程潤昌涉案專利的從屬專利的認定,此外程潤昌在再審訴訟中,未能就其主張提供其他新的證據。因此,程潤昌主張龔舉東專利是其涉案專利的從屬專利,合鑫公司使用龔舉東專利生產銷售產品屬實施從屬專利,已構成對其專利的侵權,該主張證據不足,不予支持。由于程潤昌未能舉證證實合鑫公司實施從屬專利侵害其專利權的事實,因此,程潤昌主張由合鑫公司及龔舉東賠償其經濟損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該院作出再審判決,維持二審終審判決。

程潤昌不服上述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程潤昌的再審申請符合《民事訴訟法》第179條第1款第(2)項和第(6)項規定的情形,遂裁定本案指定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時,合鑫公司還主張被控侵權產品使用了現有技術。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在1997年,本案應適用當時實施的法律法規的規定,即應適用1992年9月4日修正的《專利法》及其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中華全國專利代理人協會專家委員會在解釋程潤昌專利權的權利要求時,將僅在說明書以及附圖中描述而未在權利要求中記載的具體實施方式納入了權利要求1的技術方案,對閥體、閥蓋、封頭、蓋帽式操作環等技術特征做了進一步的限定,錯誤地縮小了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導致其鑒定結論缺乏客觀性和公正性,而且法院沒有通知鑒定人員出庭接受當事人質詢,也沒有就當事人提出的質詢要求鑒定人員出具書面答復意見,在程序上也存在問題,故該專家委員會作出的鑒定意見不能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本案被控侵權產品為“隔膜式龍頭(閥門)”,程潤昌、合鑫公司均確認被訴侵權產品使用的是龔舉東ZL94212278.X號專利技術,因此,可以用該專利的技術特征作為被訴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將程潤昌本案專利權利要求1所公開的結構特征與龔舉東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所公開的結構特征進行對比,前者中的元件1、4、3、5、2及它們在功能上的關聯順次與后者的元件中1、2、3、4、6及它們間的關聯相對應。合鑫公司除了認為被訴侵權產品中密封膜的結構特征與程潤昌權利要求1中翻卷式密封套的結構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外,對兩者的其余上述結構特征相同沒有異議。對于“翻卷式密封套”這一技術特征,應結合程潤昌專利說明書及附圖進行界定,將被訴侵權產品的密封套與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翻卷式密封套相比較,二者的翻卷方式、功能以及技術效果均相同,屬于相同的技術特征,被訴侵權產品具有程潤昌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全部技術特征,已落入程潤昌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根據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龔舉東涉案專利是在程潤昌專利的基礎上引人《閥門設計手冊》中的設計思路重新構思而形成的一種新型的具有較長使用壽命、操作靈便、成本不高的改進的水龍頭,因此,龔舉東涉案專利技術是對在先的程潤昌專利技術的改進或者改良,且實施龔舉東專利技術有賴于實施程潤昌專利技術,因而龔舉東涉案專利從屬于程潤昌專利,合鑫公司實施龔舉東專利必然會侵害程潤昌專利。程潤昌沒有違反禁止反悔原則,合鑫公司所提供的三份對比文件均沒有公開被訴侵權產品的全部技術特征,合鑫公司認為被訴侵權產品實施的是現有技術的抗辯理由不成立。合鑫公司未經程潤昌許可,擅自制造、銷售落入程潤昌專利權保護范圍的被訴侵權產品,侵害了程潤昌的專利權,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龔舉東是合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無須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程潤昌專利申請日為1990年4月10日,至今已經超過十年保護期,已經成為社會公共財富,任何人均可免費自由使用,因此程潤昌申訴要求判令合鑫公司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已失去了權利基礎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程潤昌要求合鑫公司賠償經濟損失316萬元的計算依據缺乏合理性和科學性,不能支持,綜合考慮本案各種因素,合鑫公司以賠償程潤昌經濟損失50萬元為宜。綜上,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判決:撤銷原一、二審及再審判決,合鑫公司賠償程潤昌經濟損失50萬元,駁回程潤昌的其他訴訟請求。


【評析】

本案屬于侵害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涉及專利侵權訴訟中的諸多法律問題,包括鑒定結論的采信、專利權保護范圍的確定、從屬專利的認定、禁止反悔原則的適用、現有技術的抗辯、賠償數額的確定等方面,具有典型的意義。


一、關于中華全國專利代理人協會專家委員會的鑒定結論能否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的問題

專利權保護的客體為發明創造,即新的技術方案或者新的設計。確定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就是確定專利權的具體邊界,是專利侵權判定中的重要步驟。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的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的內容,但不能將僅在說明書或者附圖中描述而在權利要求中未記載的技術方案納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敖忉尅辈煌凇跋薅ā,一般來說,“限定”的結果是導致范圍的縮小,而“解釋”既有可能縮小保護范圍,也有可能擴大保護范圍。因此,如何使用說明書或者附圖來正確解釋權利要求而不是限定權利要求,是審判實踐中的難點。一般來說,在下列情況下,需要用說明書或者附圖對權利要求進行解釋:(1)當權利要求書中技術術語的表述含糊不清,或者對該術語可能存在多義理解時,應當根據說明書或者附圖的描述對該術語進行解釋;(2)當權利要求書中使用自造詞時,需要說明書對其含義進行澄清性的解釋;(3)權利要求書在文意上看是清楚的,但說明書對權利要求書中某一技術特征的解釋與一般技術人員對該技術特征的通常理解不同,并且說明書的文意也是清楚的,這時應按照說明書中的解釋確定專利保護范圍;(4)說明書明確排除對確定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作用。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一審法院就合鑫公司生產銷售的“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與程潤昌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是否相同或等同問題,委托鑒定機構進行技術鑒定,鑒定結論為:合鑫公司的“隔膜式龍頭(閥門)”產品與程潤昌的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不相同亦不等同。因此,本案首先要解決該鑒定結論能否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的問題,而這一問題又涉及對專利權利要求的解釋。分析該鑒定結論時就會發現:首先,該委員會在解釋程潤昌涉案專利權的權利要求時違反了《專利法》的上述規定,將僅在說明書或者附圖中描述而在權利要求中未記載的技術方案納入了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主要表現在:

1.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沒有對閥體的結構進行限定,但鑒定意見在解釋閥體的結構時,認為“專利技術方案采用了外設螺紋,被控產品的閥體對應部位則是無螺紋的限位階臺……專利為螺紋連接,被控產品則為限位的滑動套合……由于這種裝配形式的不同,使得與之配合的操作環或旋轉手柄的運動效果不同,專利的操作環在旋轉的同時,必然沿螺距產生軸向位移,被控產品則是在原有軸向位置上旋轉滑動,由于兩者的結構部件各自之間都存在著有機的連接配合致使閥體的這一限位階臺結構形式與螺紋結構形式對最終的技術效果產生了不同!

2.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沒有對閥蓋的結構進行限定,但鑒定意見在解釋閥蓋的結構時,認為:“從結構形式上看,專利的閥蓋為雙層管狀結構,被控產品的導向套為單層帶凸塊的管狀結構,雖然兩者均起到壓緊密封膜的作用,但被控產品的凸塊結構確實起到了限制與之配合的閥桿圓周方向旋轉運動的作用,從而使得閥桿只能作軸向的升降,而專利中的閥蓋不具備這一作用。這對密封膜在工作中的受力狀況產生了實質的影響!

3.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沒有對封頭的結構進行限定,但鑒定意見在解釋封頭的結構時,認為:“專利中的封頭頂端為螺紋形式,且穿過蓋帽式操作環的封底后與一個外加的螺母配合,其工作過程中在做軸向升降運動的同時始終受到一個來自操作環的摩擦扭力,從而使得與之套接的翻卷式密封套產生旋轉變形。被控產品中的閥桿上端直接與旋轉手柄的內管螺紋連接,憑借管狀桿外壁上凸塊的限位作用,不存在旋轉運動,因而使之套接的密封件只作軸向運動不承受旋扭作用力!

4.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沒有對蓋帽式操作環的結構進行限定,但鑒定意見在解釋蓋帽式操作環的結構時,認為:“專利的操作環為單層封底管狀形式,在封底中心有孔以供封頭穿越,管的內壁面有螺紋直接與閥體連接,而被訴產品是一個封底雙層管狀結構,與閥體之間是通過外管上限位結構嵌裝的形式進行套合,且其內管直接與閥桿螺紋連接,從其與閥桿、閥體兩部件結構形式上以及相關部件裝配關系上乃至運動形式上均有不同!憋@然,鑒定意見將程潤昌專利僅在說明書以及附圖中描述而未在權利要求中記載的具體實施方式納入了權利要求1的技術方案,對閥體、閥蓋、封頭、蓋帽式操作環等技術特征做了進一步的限定,錯誤地縮小了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必然導致其鑒定結論缺乏客觀性和公正性。因此,該鑒定結論不能作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


二、關于被訴侵權產品是否落入程潤昌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問題

專利侵權訴訟中,在判斷被訴侵權產品是否落入原告專利權保護范圍時,一般應將被訴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與原告專利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而不是將被告在后獲得的專利的技術特征與原告專利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但也有例外的情況。本案中,被訴侵權產品為“隔膜式龍頭(閥門)”,程潤昌、合鑫公司均確認被訴侵權產品使用的是龔舉東所有的、專利號為ZL94212278.X、名稱為“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的專利技術,并同意以該專利的技術特征作為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因此,本案可以龔舉東專利的技術特征代替被訴侵權產品的技術特征與原告專利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

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為:一種裝有翻卷式密封套的無泄漏閥門,由閥體1、閥蓋2、封頭3、翻卷式密封套4、蓋帽式操作環5等組成,其特征是:閥體1的側端孔外罩有蓋帽式操作環5、閥內裝有翻卷式密封套4。龔舉東專利權利要求1為:一種隔膜切斷式閥芯直開啟無泄漏水龍頭,包括閥體1、密封膜2和閥桿3組成的閥芯以及旋柄4,閥體1上的進水口和出水口呈直角位置狀設置,其特征在于:閥體1內的出水腔壁外圈為進水腔,出水腔和進水腔上方同軸線設置著圓筒腔,導向套6套裝著閥桿3配裝在圓筒腔內,固裝在閥桿3前端面上的密封膜2,以膜面封堵閥體1出水腔端口,密封膜2的圓邊被導向套6的底端面壓封在閥體1進水腔的圓端面上,閥桿3體側壁上的凸塊卡裝在導向套6內壁上的軸向導槽中,旋裝在閥體1圓筒腔端口上的緊固環5壓緊著導向套桿3上端部位的螺紋段配裝,旋柄4罩套著閥體2的圓筒腔,止退環7旋裝在旋柄的端口上。將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所公開的結構特征與龔舉東專利權利要求1所公開的結構特征進行對比,前者中的元件1、4、3、5、2及它們在功能上的關聯順次與后者的元件中1、2、3、4、6及它們間的關聯相對應。合鑫公司除了認為被訴侵權產品中密封膜的結構特征與程潤昌權利要求1中翻卷式密封套的結構特征既不相同也不等同外,對兩者的其余上述結構特征相同沒有異議。

對于“翻卷式密封套”這一技術特征,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中并沒有明確的界定,因此,應借助說明書及附圖進行解釋。該專利說明書記載:“旋轉操作環5可使密封套4往返翻卷、封頭3上下升降,從而控制閥門開關和流量”,附圖3、4中分別描繪了未翻卷和已翻卷的翻卷式密封套。結合說明書記載的上述技術內容以及附圖3、4,所謂翻卷是指密封套豎直邊沿的一種運動方式,當封頭3向下運動時,密封套4的豎直邊沿外側逐漸向內翻卷180度,變為垂直邊沿的內側,逐漸關閉閥門并減少流量;當封頭3向上運動時,密封套4的豎直邊沿內側逐漸向外翻卷180度,變為豎直邊沿的外側,逐漸打開閥門并增加流量,隨著封頭3的上下往返運動,密封套的翻卷可反復進行。被控侵權產品中的密封套包括底部、豎直邊沿以及邊沿部,其中密封套的底部固定在閥桿的下端,邊沿部通過固定套壓緊固定在閥體上。當閥桿向上運動時,閥桿帶動密封套的底部向上運動,密封套的豎直邊沿的內側逐漸向外翻轉180度,變為豎直邊沿的外側,逐漸打開閥門并增加流量;當閥桿向下運動時,帶動密封套的底部向下運動,密封套的豎直邊沿的外側逐漸向內翻轉180度,變為豎直邊沿的內側,逐漸關閉閥門并減少流量,隨著閥桿的上下往返運動,密封套的翻卷可反復進行。將被訴侵權產品的密封套與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中的翻卷式密封套相比較,二者的翻卷方式、功能以及技術效果均相同,屬于相同的技術特征,被訴侵權產品具有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的全部技術特征,已落入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此外,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中并沒有對密封套運動幅度的大小進行限定,因此,只要符合作翻卷式運動的密封膜均屬于程潤昌專利的保護范圍,合鑫公司認為被訴侵權產品密封膜的運動幅度很小,而程潤昌專利中翻卷式密封套的運動幅度很大,兩者顯然不同,合鑫公司該解釋是錯誤的,不能支持。


三、關于從屬專利的認定問題

所謂從屬專利,是指在后申請的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保護范圍完全落入另一項在先申請的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保護范圍之內。對于相同或者類似產品,不同的人都擁有專利權的,實施在后專利權是否侵害在先專利權,有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屬于重復授權,應通過行政程序撤銷在后專利權,侵權訴訟中不予審理;另一種觀點認為應當分析在后專利權的具體情況以及與在先專利權的關系,從而判定是否構成侵權。對于這一爭議,最高人民法院早在《關于在專利侵權訴訟中當事人均擁有專利權應如何處理問題的批復》[(93)經他字第20號]中就指出:對于相同或者類似產品,不同的人都擁有專利權的有以下三種情形:一是不同的發明人對該產品所作出的發明創造的發明點不同,他們的技術方案之間有本質區別;二是在后的專利技術是對在先的專利技術的改進或者改良,它比在先的專利技術更先進,但實施該技術有賴于實施前一項專利技術,因而它屬于從屬專利;三是因實用新型專利未經實質審查,前后兩項實用新型專利的技術方案相同或者等同,后一項實用新型專利屬于重復授權。人民法院在審理專利侵權糾紛案件時,根據《專利法》規定的先申請原則,只要原告先于被告提出專利申請,則應當依據原告的專利權保護范圍,審查被告制造的產品主要技術特征是否完全覆蓋原告的專利保護范圍。在一般情況下,前述第一種情形由于被告發明的技術方案同原告發明的技術方案有本質的區別,故被告不構成侵權。后兩種情形或者被告為了實施其從屬專利而未經在先專利權人的許可,實施了在先的專利技術;或者由于前后兩項實用新型專利的技術方案相同或者等同,被告對后一項重復授權專利技術的實施,均構成對原告專利權的侵害。因此,人民法院不應當僅以被告擁有專利權為由,不進行是否構成專利侵權的分析判斷即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而應當分析被告擁有專利權的具體情況以及與原告專利權的關系,從而判定是否構成侵權。

本案中,龔舉東涉案專利除了具有與程潤昌涉案專利相同的技術特征外,還具有區別于程潤昌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多個技術特征。但是,程潤昌先于龔舉東提出專利申請,而且被控侵權產品主要技術特征已經完全覆蓋程潤昌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同時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1243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龔舉東專利是在程潤昌專利的基礎上引入《閥門設計手冊》中的設計思路重新構思而形成的一種新型的具有較長使用壽命、操作靈便、成本不高的改進的水龍頭,因此,龔舉東專利技術是對在先的程潤昌專利技術的改進或者改良,且實施龔舉東專利技術有賴于實施程潤昌專利技術,因而龔舉東專利從屬于程潤昌專利。因此,合鑫公司認為龔舉東專利不是程潤昌專利的從屬專利,被控侵權產品實施的是龔舉東的專利,合鑫公司沒有侵害程潤昌專利權的該主張不能成立。原二審判決及再審判決之所以錯誤認定龔舉東專利不是程潤昌專利的從屬專利,在于只看到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均維持了程潤昌專利及龔舉東專利的有效,只看到兩者的不同技術特征,而沒有看到龔舉東專利的技術特征已經全面覆蓋了程潤昌專利的技術特征,沒有注意到龔舉東專利是在程潤昌專利的基礎上進行改進及實施龔舉東專利必須要使用程潤昌專利這一實質性問題。


四、關于禁止反悔原則的適用問題

禁止反悔原則是指專利申請人、專利權人在專利授權或者無效宣告程序中,通過對權利要求、說明書的修改或者意見陳述而放棄的技術方案,權利人在侵害專利權糾紛案件中又將其納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對此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在無效宣告程序中,專利權人為了維持專利權的有效,會出于客觀需要,修改原權利要求書或者應專利行政部門(專利審查員)的要求解釋權利要求書和說明書,以區別現有技術,從而縮小專利保護范圍、尤其是實用新型專利沒有經過實質審查,只有經過無效宣告程序后,才能使專利的保護范圍更明確清晰。如果專利權人在無效宣告程序中的陳述或/和修改縮小了權利保護范圍,在以后的侵權訴訟中,為了證明他人侵權,又想把縮小的權利要求范圍擴大,就會導致禁止反悔原則的適用。合鑫公司認為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對程潤昌涉案專利無效宣告程序中,程潤昌已經確認伸縮式密封套與翻卷式密封套有區別,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也正因為兩者的區別才對程潤昌涉案專利予以維持,但是,在本案侵權訴訟中,程潤昌又認為伸縮式密封套屬于翻卷式密封套的一種,擴大了其專利權的保護范圍,違反了禁止反悔原則。事實上,程潤昌在無效宣告程序中,認為伸縮式密封套與翻卷式密封套的結構及工作原理有明顯的區別,兩者不是同一技術特征,而在本案侵權訴訟中,認為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是伸縮式密封套而不是翻卷式密封套,是合鑫公司的主張,而非程潤昌的主張,程潤昌始終堅持其在無效宣告程序中的意見,認為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是翻卷式密封套,并沒有將伸縮式密封套的結構及工作原理又重新納入其專利保護范圍。因此,程潤昌并沒有違反禁止反悔原則。


五、關于合鑫公司主張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是現有技術的抗辯理由是否成立的問題

現有技術抗辯,是指在專利侵權糾紛中,被訴侵權人有證據證明其實施的技術屬于現有技術的,不構成侵犯專利權。也就是說,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全部技術特征,與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無實質性差異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被訴侵權人實施的技術屬于現有技術。本案中,合鑫公司認為被控侵權產品實施的技術屬于現有技術,即實施的技術分別是公告號為CN2044027U、CN88200739U、CN86209129U的技術。經分析對比,公告號為CN2044027U、名稱為“隔膜密封式水龍頭”專利文獻公開了一種隔膜密封式水龍頭,其閥體5、閥蓋2、閥桿1、橄欖型手輪分別相當于被控侵權產品的閥體、導向套、閥桿和旋柄,但其密封隔膜4是通過向上或向下凸起從而打開或關閉水龍頭的,與被訴侵權產品的翻卷式密封套明顯不同,因此,該對比文件與被控侵權產品具有實質性差異。

合鑫公司提交公告號為CN88200739U的專利文獻以及公告號為CN86209129U的專利文獻的目的在于證明程潤昌專利申請日前已經有了帶彎折形式的隔膜。然而,在進行現有技術對比時,只能用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與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的全部技術特征進行對比,不能用兩項或者兩項以上現有技術方案的組合與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的全部技術特征進行對比。因此,合鑫公司使用上述兩份對比文件與被訴侵權產品進行部分技術特征對比從而主張現有技術抗辯顯然于法無據。此外,即便考慮該兩份對比文件全文,其主張亦不能夠成立。首先,公告號為CN88200739U的專利文獻公開的是一種磁力啟閉的隔膜式截止閥,其引流孔的開閉依靠永久磁體和銜鐵之間的磁性力實現,無論從結構還是工作原理上,均與手動旋轉旋柄啟閉閥門的被訴侵權產品具有顯著差異。其次,公告號為CN86209129U的專利文獻明確提及,旋轉閥桿時,筒形隔膜只產生伸長和縮短變形,因此其采用的顯然是伸縮式密封套而非被訴侵權產品的翻卷式密封套,兩者的技術方案也具有實質性差異。

綜上,合鑫公司所提供的三份對比文件均沒有公開被訴侵權產品的全部技術特征,合鑫公司認為被訴侵權產品實施的是現有技術,理由不成立。


六、關于本案民事責任的承擔問題

本案民事責任的承擔主要涉及合鑫公司應否承擔停止侵權以及賠償數額的確定問題。本案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在1997年,因此本案應適用當時實施的《專利法》及其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根據《專利法》第45條規定實用新型專利權的期限為十年,自申請之日起計算。程潤昌涉案專利申請日為1990年4月10日,至今已經超過十年的保護期,已經成為社會公共財富,任何人均可免費地自由使用。因此,程潤昌在1997年提起本案訴訟時要求判令合鑫公司停止侵權,該訴訟請求本應得到支持,但是,現在程潤昌涉案專利已過了保護期,其再要求判令合鑫公司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已失去了權利基礎和法律依據,因此,對程潤昌該訴訟請求不能再予以支持。

因本案侵權行為發生在1997年前后,當時程潤昌涉案專利仍處于保護期,因此,程潤昌要求判令合鑫公司賠償經濟損失有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程潤昌要求合鑫公司賠償經濟損失316萬元,其計算依據:一是合鑫公司1995年至1996年三年獲得的利潤;二是1994年至1996年三年的產量及獲得的利潤;三是合鑫公司的生產規模。對此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首先,雖然被訴侵權產品使用了程潤昌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但也使用了龔舉東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因此,合鑫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所獲得利益包括了實施程潤昌專利和實施龔舉東專利所獲得的利益,而不全是實施程潤昌專利而獲得的利益,因此,以合鑫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所獲得的全部利潤作為確定賠償程潤昌經濟損失的計算依據,缺乏合理性和科學性,不能支持。其次,1992年12月12日修訂的《專利法實施細則》第13條規定:“專利權人與他人訂立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應當自合同生效之日起三個月內向專利局備案!北景钢,程潤昌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曾與他人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更沒有提供已報經專利局備案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以及被許可人支付許可費的憑證,所以,程潤昌以專利技術轉讓使用費作為計算其損失的依據,該計算方法缺乏事實依據,不予采納。第三,程潤昌認為合鑫公司已建好高級辦公樓和廠房一幢,價值約300萬元,還有一幢樓房在興建之中,有注塑機8臺,價值100余萬元,另加其他固定資產和資金,共有資產近千萬元,說明合鑫公司的經濟效益非常好。因程潤昌主張合鑫公司的上述生產規模不能直接證明合鑫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所以,程潤昌以合鑫公司的生產規模來計算賠償損失的數額,亦缺乏合理性和科學性。綜上,如按照程潤昌的計算方法確定合鑫公司的賠償數額,將會向社會公眾發出錯誤指引,即不能對他人的專利技術進行改進,否則將承擔巨額賠償責任,這將扼殺技術進步,扼殺技術創新,嚴重阻礙創新型國家的建設以及人類社會的技術進步,因此,法院對程潤昌計算合鑫公司應賠償經濟損失的方法斷不能支持。

由于程潤昌因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及合賽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均難以確定,法院綜合考慮下列因素酌定合鑫公司應賠償程潤昌經濟損失50萬元:

1.程潤昌專利權的類型為實用新型專利,技術含量相對較高。

2.被訴侵權產品既實施了程潤昌專利的技術方案,也實施了龔舉東從屬專利的技術方案。

3.合鑫公司實施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秾@ā返61條規定:“侵犯專利權的訴訟時效為二年,自專利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得知或者應當得知侵權行為之日起計算!币虼,專利權人超過二年起訴的,如果侵權行為在起訴時仍在繼續,在該項專利權有效期內,人民法院應當判決被告停止侵權行為,侵權損害賠償數額應當自專利權人向人民法院起訴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計算。程潤昌于1997年2月24日提起本案訴訟,因此應向前推算二年,對超過二年期限的部分不予計算。

4.合鑫公司實施侵權行為的規模。根據合鑫公司在一審法院開庭審理時的自述,合鑫公司于1995年和1996年共生產150萬套,自1994年6月合鑫公司成立至1998年底大概生產了300萬套,成本2.5元/只,銷售價3.8元/只。

此案歷經十四年的訴訟,經最高人民法院指定跨省進行再審,終于畫上了完滿的句號。


我們將本著誠信而高效的工作態度,
高質量的服務于客戶!

版權所有 @ 2019 廣州市聯杰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粵ICP備12000043號   咨詢熱線:020-86541139

網絡營銷:搜浪網絡

1-140105134951-50.gif聯杰知識產權淘寶共享


優化關鍵詞:知識產權侵權調查    知識產權侵權訴訟    商標侵權調查    商標侵權訴訟    專利侵權調查    專利侵權訴訟    專利打假    專利維權    商標打假    商標維權   

一级丰满老熟女毛片免费观看_国产偷∨国产偷∨精品视频_日本欧美一区二区三区线视频色欲_免费一级a一片久久精品网